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

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、新洁尔灭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、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
详细企业介绍
十二叔胺、十二十四叔胺、十四叔胺、十六叔胺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八十六叔胺、十八叔胺、二甲基乙酰胺、邻苯二甲酸二甲酯、邻苯二甲酸二乙酯、三醋酸甘油酯、新洁尔灭、洁尔灭、工业洁尔灭、1227杀菌剂、杀菌灭藻剂1427、十二烷基。
  • 行业:有机化学原料
  • 地址: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-1605
  • 电话:021-52799111
  • 传真:021-5279****
  • 联系人:盛大庆
公告
企业博客-聚合企业员工、客户、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;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;展示企业形象,传播企业品牌、文化理念;开展网上营销,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。
站内搜索

新藏宝图玄机资料

555558开奖大资料 葡萄及葡萄酒古诗词

  发布于 2019-11-22   阅读()  

  葡萄及葡萄酒古诗词_农林牧渔_专业材料。《诗经》: 《诗? 周南? 蓼木》:南有蓼木,葛藟累之;乐只君子,福履绥之。 《诗? 王风? 葛藟》:绵绵葛藟,在河之浒。终远手足,谓我们人父。 谓大家人父,亦莫全部人顾。 《诗? 豳风? 七月》:六月食郁及

  《诗经》: 《诗? 周南? 蓼木》:南有蓼木,葛藟累之;乐只君子,福履绥之。 《诗? 王风? 葛藟》:绵绵葛藟,在河之浒。终远伯仲,谓他们人父。 谓我人父,亦莫谁顾。 《诗? 豳风? 七月》:六月食郁及薁,七月亨葵及菽。八月剥枣,十 月获稻,为此春酒,以介眉寿。 我国是葡萄属植物的劈脸重心之一。原产于我们们国的葡萄属植物约有 30 多种(囊括变种)。比如撒播在我们国东北、北部及中部的山葡萄, 产于中部和南部的葛藟 ,产于中部至西南部的刺葡萄,传播宽广的蘡 薁 等等,都是野葡萄。 陆机 《饮酒乐》: 蒲萄四序芳醇,琉璃千钟旧宾。 夜饮舞迟销烛,朝醒弦促催人。 春风秋月恒好,欢醉日月言新。 陆机(261—303)是三国时东吴名臣陆逊的孙子。吴亡后,他们于晋太康 末应诏入洛阳, 曾为太子洗马、 中书郎等职。 《饮酒乐》 中的“蒲萄” 是指葡萄酒。 庾信 《燕歌行》: 蒲桃一杯千日醉,无事九转学仙人。 定取金丹作几服,能令华表得千年。 庾信(513—581)在诗中表达了自身的对象: 不如去饮一杯葡萄酒换来 千日醉,大抵为了长生去学炼丹的圣人。若能获得金丹作频繁服食, 定能像千年矗立的华表,永享天年。诗中将饮用葡萄酒与服用长生不 老的金丹一概而论,可见其时已会意到葡萄酒是一种强壮饮料。 曹植 《种葛篇》: 种葛南山下,葛藟 自成阴。 与君初婚时,结发恩义深。 李欣 《古执戟行》: 白天登山望烽烟,入夜饮马傍交河。 行人刁斗风沙暗,公主琵琶幽怨多。 野云万里无城廓,雨雪纷纷连大漠。 胡雁哀鸣夜夜飞,胡儿眼泪双双落。 闻途玉门犹被遮,应将生命逐轻车。更多>> 年年战骨埋荒外,空见蒲桃入汉家。 诗人李欣,《唐才子传》称其“性疏简,厌薄世务”,李欣这首《古 荷戈行》写了边塞军旅生计和从军征戎者的驳杂心思,借用汉武帝引 进葡萄的典故,反应出君主与国民、军事伸张与经济业务、文化交换 与人民升天之间锐利而错综搀杂的冲突。 王绩《题酒家五首》: 竹叶连糟翠,蒲萄带曲红。 相遇不令尽,别后为全班人空。 自称“五斗老师”的王绩不光热爱喝酒, 还精于品酒, 写过 《酒经》 、 《酒谱》。这是一首极端局面的劝酒诗,好友聚宴,杯中的美酒是竹 叶青和葡萄酒。王绩劝酒途:星期一伙伴相聚,要喝尽樽中旨酒,一醉 方息! 它日诀别后,即是再喝同样的酒,也没有有趣了。 李白 《对酒》: 蒲萄酒,金叵罗,吴姬十五细马驮。 青黛画眉红锦靴,途字不正娇唱歌。 玳瑁筵中怀里醉,芙蓉帐底奈君何。 骨子上,李白不光是锺爱葡萄酒,更是依恋葡萄酒,恨不得人生百 年,天天都沉迷在葡萄酒里。 李白 《襄阳歌》: 夕照欲没岘山西, 倒著接?花下迷。 襄阳赤子齐拍手, 拦街争唱《白铜鞮 》。 旁人借问笑何事, 笑杀山公醉似泥。 鸬鹚杓,鹦鹉杯。 百年三万六千日, 一日须倾三百杯。 遥看汉水鸭头绿, 恰似葡萄初酦 醅。 此江若变作春酒, 垒曲便筑糟丘台。 掌珠骏马换小妾, 醉坐雕鞍歌《落梅》。 车旁侧挂一壶酒, 凤笙龙管行相催。 咸阳市中叹黄犬, 何如月下倾金罍 ? 君不见晋朝羊公一片石, 龟头剥落生莓苔。 泪亦不能为之堕, 心亦不能为之哀。 清风朗月无须一钱买, 玉山自倒非人推。 舒州杓,力士铛, 李白与尔同死生。 襄王云雨今安在? 江水东流猿夜声。 诗人李白幻思着将一江汉水都化为葡萄玉液,每天都喝它三百杯,一 连喝它一百年,也准确要喝掉一江的葡萄酒。从诗中也可看出,当时 葡萄酒的酿造已相称宽敞。 韩愈 《蒲萄》: 新茎未遍半犹枯,高架支离倒复扶。 若欲满盘堆马乳,莫辞添竹引龙须。 白居易 《和梦游春诗一百韵》: 中有“带襭 紫蒲萄,袴 花红石竹”的诗句; 白居易《房家夜宴喜雪戏赠主人》: 中有“酒钩送盏推莲子,烛泪黏盘垒蒲萄”的句子; 白居易 《寄献北郡留守裴令公》: 中有“羌管吹杨柳,燕姬酌蒲萄”的诗句。 刘禹锡 《蒲桃歌》: 野田生葡萄,胶葛一枝高。移来碧墀下,张王日日高。 分岐众多缛,修蔓蟠诘曲。扬翘向庭柯,兴会如有属。 为之立长檠,布濩 当轩绿。米液溉其根,理疏看渗漉。 繁葩组绶结,悬实珠玑蹙。马乳带轻霜,龙鳞曜初旭。 有客汾阴至,临堂瞪双目。自言所有人晋人,种此如种玉。 酿之成琼浆,令人饮亏损。为君持一斗,往取凉州牧。 诗中形容了诗人从莳植葡萄到效果葡萄的全历程,囊括了修剪、搭葡 萄架、施肥、灌溉等莳植打点,况且赢得葡萄丰收。刘禹锡行径政府 的高官,能切当地掌握葡萄栽培技术,可见盛唐期间葡萄培育业的发 达。 王翰 《凉州词》: 葡萄玉液夜光杯,欲饮琵琶急忙催。 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筑筑几人回? 据《十洲记》:“周穆王时西胡献夜光常满杯,杯是白玉之精,光荣 夜照,”美丽如血的葡萄酒,满注于白玉夜光杯中,荣耀美艳,景色 华贵。 苏东坡 《谢张太原送蒲桃》: 冷官派别日苦衷,亲旧音讯半和缓。 只有太原张县令,年年专遣送蒲桃。 苏东坡终身仕路妨害,多次遭贬。在不景物时,很多故人亲朋消休全 无。 唯有太原的张县令, 不改初哀, 每年都派专人送葡萄来。 从诗中, 我们还了解,到了宋朝,太原照样是葡萄的吃紧产地。 陆游《夜寒与客烧干柴取暖戏作》: 稿竹干薪隔岁求,正虞雪夜客迎合。 如倾潋潋蒲萄酒,似拥重重貂鼠裘。 一睡策勋殊可喜,掌珠论价恐难酬。 全部人时铁马榆关外,忆此犹当笑不休。博码堂高手论坛504888,http://www.petgais.com 到了南宋,小朝庭偏安一隅。其时的临安只管高贵,但葡萄酒却源由 太原等葡萄产区曾经弃守,显得稀缺且宝贵,这可从陆游的诗词中反 映出来。诗中把喝葡萄酒与穿貂鼠裘混为一叙,论述葡萄酒可能给人 体提供热量,同时也表领悟那时葡萄酒的名贵。 元好问 《蒲桃酒赋(并序)》: 刘邓州光甫为予言:“吾安邑多蒲桃,而人不知有酿酒法。少日,尝 与故友许仲祥摘其实并米炊之,酿虽成,而前人所谓甘而不饴、冷而 不寒者固已失之矣。贞祐 中,邻里一民家避寇自山中归,见竹器所贮 蒲桃在空盎上者,枝蒂已干,而汁流盎中,熏然有酒气,饮之,良酒 也。盖久而凋谢,自然成酒耳。不传之密,一朝而发之,文士多有所 述。今以属子,子宁故意乎?”予曰:“世无此酒久矣。予亦尝见还 自西域者云:‘大石人绞蒲桃浆,封而埋之,未几成酒,愈久愈佳, 有藏至千斛者。’其叙正与此合。物无大小,显晦自偶尔,决非暂时 者。夫得之数百年之后,而证数万里之远,是可赋也”。 何失 《招畅纯甫饮》: 我瓮酒初熟,葡萄涨玻璃。 刘诜 《葡萄》: 露寒压成酒,无梦到凉州。 丁复《题百马图为南郭诚之作》: 葡萄逐月入中华,苜蓿如云覆平地。 王冕 《烂醉歌》: 古恨新愁迷草树,不如且买葡萄醅。 汪克宽《秀上人饮绿轩》: 绀云满涨葡萄瓮,青雨长悬玛瑙瓶。 周权则《葡萄酒》: 纵教典却鹔 鹔 裘,不将一斗博凉州。 女诗人 郑允端《葡萄》: 满筐圆实骊珠滑,入口甘香冰玉寒。 若使文园知此味,露华不应乞金盘。 文园,即华文帝的陵园孝文园。 丁鹤年《题画葡萄》: 西域葡萄事已非,故旧挥洒出天机。 碧云凉冷骊龙睡,拾得遗珠月下归。 柯九思《题温日观画葡萄》: 学士同趋青琐闼,中人捧出赤瑛盘。 丹墀拜赐天颜喜,翠袖携归月色寒。 柯九想,号丹丘山,浙江仙居人,曾任奎章阁鉴书博士,凡元文宗所 藏书法名画,均由他们判定。由以上这首诗能够得知,温日观所画的葡 萄也被皇家珍藏,况且温日观己方曾经被元朝皇帝会见过。 郑元佑《浸题温日观葡萄》: 故宋狂僧温日观,醉凭竹舆称是汉。 以头濡墨写葡萄,叶叶支支自错落。 杜仁杰 《集贤宾北?七夕》: 团圈笑令心尽喜,食品愈稀奇。 新摘的葡萄紫,旋剥的鸡头美, 珍珠般嫩实。欢坐间夜凉人静已,笑声接青霄内。 闭汉卿 《朝天子?从嫁媵婢》: 鬓鸦,脸霞,屈杀了将陪嫁。 界限全是大人家,不在红娘下。 巧笑迎人,文路回话,真如解语花。 若咱,得他们,倒了葡萄架。 张可久《山坡羊?春日》: 芙蓉春帐,葡萄新酿,一声金缕樽前唱。 锦生香,翠成行,醒来犹问春无恙,花边醉来能几场。 妆,黄四娘。狂,白侍郎。 张可久《湖上即席》: 六桥,柳梢,青眼对春风笑,一川晴绿涨葡萄,梅影花颠倒。 药灶云巢,千载冷清,林逋仙去了。 九皋,野鹤,伴我闲舒啸。 张可久《山中小隐》: 裹白云纸袄,挂翠竹麻条,一壶村酒话渔樵,望蓬莱缥缈。 涨葡萄青溪春水流仙棹,靠团标穿空岩夜雪迷丹灶,碎芭蕉小庭秋树 响风涛。 老师醉了。 曹寅《赴淮舟行杂诗之六?相忘》: 短日千帆急,湖河簸浪高。 绿烟飞蛱蝶,金斗泛葡萄。 失薮衰鸿叫,搏空黄鹄劳。 蓬窗漫抒笔,那处写逋逃。 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官至通政使、管理江宁织造、巡查两准盐漕监察御 史,都是些实实随地的令人眼红的肥缺,生前享尽繁荣富贵。这首诗 报告全班人,葡萄酒在清朝如故是上层社会常饮的樽中旨酒。 康有为: 浅饮张裕葡萄酒,移植丰台芍药花。 更复法华写新句,欣于所遇即为家。